女贼这么一说俄罗斯贵宾会

女“同行”
王二狗本是个赌徒,后来赌得倾家荡产,实在没有办法,就干上了拦路抢劫的勾当。考虑到自己身材矮小,对付男人有些吃力,所以他专门半夜出门,寻找那些单身女人下手。
这天半夜,这小子刚刚钻进一条小巷,“生意”就来了,只见前面有个窈窕身影,一看就是个女人。他悄悄地跟了上去,看看四下里没人,猛地蹿过去,用刀抵住女人的软肋,压低嗓门说:“不准说话,要想活命的话,就把钱掏出来,放利索点!”
那女人愣了一下,然后轻轻转过头来看了王二狗一眼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王二狗吓了一跳,虽然这小子并不是抢劫老手,但也干过那么几次了,还没有见过遇到这种情况还笑得出来的女人。他连忙把刀使劲往前抵了抵:“你少跟我装疯卖傻,快把值钱的玩艺儿全都给我掏出来,不然老子就不客气了!”
那女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“哥们,老娘要是有钱,还半夜出来干啥?”
二狗一听,心想,原来遇到了“鸡”!不过就是只“鸡”,身上也不会啥都没有,就说:“老子不管你半夜出来干啥,再说爷们现在也没那兴趣,少废话,快把值钱的东西丢下!”
女人叹了一口气,怒道:“你把姑奶奶当成啥了?”
二狗又把刀往前面抵了抵,说:“你以为你是啥?动作快点!”
女人说:“不瞒你说,老娘是出来踩点的,还没有得手,我拿什么给你?”
王二狗这才明白,原来自己遇到了女贼,虽说偷和抢并不同道,但也算是半个同行,心里就有些丧气。正想让她走人,这小子眼珠一转心想,该不是骗我的吧,且试试底再说。就说道:“既是同行,哥们就不难为你了。不过姐们,今晚准备到哪里发财?”
女贼四下里看了看,说:“老娘早就看好了,这是个贪官的‘家外家’,里面什么东西都有,从我踩点的规律看,那贪官今晚上不在这儿过夜,屋里只有个年轻漂亮的小娘们……”
二狗说:“这事儿太危险,还不如哥们这行容易,来的也快。”
女贼撇着嘴说:“你小子是怎么算的账?这半夜三更出门的女人,大多是下夜班的女工,她们身上能有几个钱?再说,你这是抢劫,万一要是被抓住了,轻则进去三五年,重则掉脑袋,划算吗?姐们这一行就不同了,事先踩好点,这叫不打无准备之仗,也叫‘知己知彼百战不殆’,只要看准了,哪一趟不弄个千儿八百的?碰巧了,一趟就能发了。再说那些贪官,就是失窃了也不敢说,退一万步说,就是万一咱失了手,最多也就挨顿打或者关上三五天,要是咱配合公安机关抓住一个贪官,说不定还能立功呢!”
女贼这么一说,王二狗马上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,同时还从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自卑感,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虽然冒的险比女贼大,但却经常没有大的收获,经常为这事苦恼,没想到自己一个五尺大男人,“生意”做得竟不如一个女人!
看来女贼想快些办事,说:“哥们,咱敲锣卖糖各干一行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姐姐我身上真的一分钱都没有,等得手后再说,后会有期。”说完就要走人。
二狗急了,连忙拦住女贼说:“姐姐,哥们我最近手太背,你能不能带着我一起干,有财大家一起发?”
女贼想了想说:“按说像你这样的多少也有些基础,带着你干也可以,但你得赶快把刀给我扔了,咱这行讲究的是和气生财,不见血光,因为万一要是失了手,就赶紧脚底下抹油——走人,你带把刀,要是万一失了手,就可能出人命,那可是人命官司,不是咱这行玩的。”
二狗觉得女人说的有理,顺手就把刀给扔了,心想,今晚上哥们倒想看看这娘儿们有没有牛皮,要是她真有两下子,说不定咱们还能成为夫妻档哩。
二狗跟着女贼悄悄地来到一栋宿舍楼,夜幕下楼上一点灯光也没有,这小子心里有点发虚,浑身开始发抖。女贼捅捅他:“看你那熊样,还像裆里夹着家伙的男人吗?看我的!”说着,女贼像猫儿走路一般轻轻地上了楼,来到三楼的一个套房门口。女贼趴在防盗门的猫眼上看了一会儿,又把耳朵贴在上面听了听,然后从兜里摸出钥匙串,也不知她是怎么弄的,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个防盗门给打开了。二狗不禁对她悄悄地竖了竖大拇指,女贼小声地说:“干咱这行,这是基本功,告诉你,天底下没有我打不开的锁!”接着女贼又说:“你在这儿等着,我看看那小娘们睡了没。”
二狗一把拉住她:“姐们,见财有一半,这是道上的规矩,可不准藏匿什么东西。”
女贼笑了笑,说:“放心。要是那小娘们没睡着,我得给她吹点熏香才行。我可提醒你一句,那小娘们可水灵了,但咱不是来做那事的,你小子可得把淫心给我收起来!”
二狗连连点头。
女贼蹑手蹑脚地走进屋去,二狗干脆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还点上一支烟。但是,二狗吸了半支烟,女贼也没有回来。二狗有些着急,这娘们该不会独吞什么吧?小声地叫了两声,女贼也没有应答。这小子担心有事,连忙站起来向里屋摸去。
就在这时,屋内灯光大亮,二狗的眼睛被晃得一时什么也看不见。片刻之后,他才惊讶地发现,里屋门口站着一个人,那人手里还玩着一把手枪:妈呀,这不是公安局刑警队的张队长嘛!二狗子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那“女贼”也笑盈盈地站在张队长旁边,她说:“没错,要不要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刑警队张队长,我是他家的保姆,刚刚夜校下课回来,在张队长家,你这样的人和事我见过多了……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