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说你这个小偷

不偷东西的小偷
这天夜半,太太忽然从梦中惊醒,一把将我从鼾声中拉出来:“他爸,你听听,阳台上好像有声音!”
我顿时睡意全无,再细细一听,果然有撬窗子的声音,借着惨淡的路灯光望过去,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一个黑影在动。太太早已吓傻了,双手扯着我的胳膊不住地哆嗦。其实我内心也很是担心,自己一介书生,家里娇妻幼子,万一惊动小偷狗急跳墙,较量起来肯定要吃亏。所以最佳办法是设法让小偷赶紧离开,以息事宁人。于是我灵机一动,赶紧吟起了郑板桥的小偷诗:“细雨朦朦夜沉沉,梁上君子进我门……”
我的诗还没有念完,窗外的人一下子停了下来:“兄弟,既然你都看见了,那就放我出去吧,反正也没偷到你家的任何东西!”
小偷话音未落,太太就跳了起来:“还没偷呢,上个月咱家掉了2000块钱、一部手机,没准就是你……”我一听大惊失色:这个鲁莽太太,根本没看出我的权宜之计,我是打算等小偷远离了家门,就立即给大门口的保安报警,这样小偷就会插翅难飞,我家也不会被伤到一根毫毛,还可以顺藤摸瓜找到以前被盗的物品。可眼下揭了小偷的底,万一他一怒之下,跟我们来个鱼死网破,可就……
没料想阳台上的小偷却反而求起我们来了:“上次的确不是我我说你这个小偷。!我今天是第一次做贼,看在没损坏你们家任何东西的份上,放我一马吧!”
太太瞪了我一眼,低声说:“我说做贼的就是心虚嘛,咱声音一大,小偷自然就害怕我说你这个小偷。!”于是开了灯,对着窗台上的人大声说:“我说你这个小偷,如果你不把上次的损失赔给我,我就马上报警!”
阳台上的小偷慌了:“求求你,声音小点好不好?我真的没偷你家的一分钱啊!”太太这下更理直气壮了,三步并作两步走近可视电话,接下来,只消她一按机关,楼下的保安就会紧急出动。再看那小偷,已急得语无伦次:“好,好,算我倒霉,上次你被偷了多少?我赔!但你们如果报警,我一个子儿也不给!”
太太神秘地看了我一眼,有些喜形于色:“那你马上把钱和手机拿出来,要是少了一分,我马上报警!”“好、好,我这就拿!这就拿!”小偷说完,还真的从身上掏出一大把钞票和一只手机,看样子他今晚收获不少。我初步打量了那个小偷,五短身材,估计也不是我的对手,就暗中拿了武器在手,随即让太太打开了阳台门。
借着灯光,我们这才看清,这小子西装革履,眉清目秀,一副都市白领的气质和派头,怎么看也不像个小偷,这年头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!这边的太太一把抢过他递来的钱和手机,以最快的速度点了点数,随即打开房门:“你可以走了,如果下次再让我碰到你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那边的小偷瞟了太太一眼,居然连声说:“谢谢!谢谢!”
目送着小偷下楼了,我们仍然心惊肉跳,寻思小偷是从哪儿趴进来的。咱们的房子处在十三楼,属于倒数第二层,而且没有顶楼平台。除了有蜘蛛人的本事,凡人根本无法从一楼爬上来;入口处安的是电子防盗门,没开锁大王的功夫根本摸不着北。那么,惟一的可能,就是小偷先混入顶楼得手之后,再顺着窗台吊到咱家的阳台上。我当即来到阳台,果然找着了一根来历不明的绳索,当下我不及细想,拿着它马上去敲响了顶楼的门。
门迅速开了,穿着睡衣的女主人听我讲明来意,又看了看那根绳索,当即摇头否认:“这不是我们家的,我们家也没丢什么东西!”这时候男主人也出来了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女主人一把拉过他:“楼下丢了东西,怀疑小偷是从咱们房子里下去的,这可能吗?”说完,“呯”地一声,门就被关上了。
我讨了个没趣,回到家里,太太这时又凑上来了:“大事不妙,刚才我看见那小偷钻进了楼下的一辆小车,大摇大摆地开着出去了,门卫还主动敬礼为他放行呢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闹了半天,这小子八成是个偷车贼,没准是楼上的小车被盗了呢!我越想越不对劲,连忙赶到楼下,将情况如实跟门卫反映。门卫并不相信:“是你们搞错了吧,那车是他的。昨晚进来时都到这儿登记了呢!”我有点莫名其妙:小区四周安全电网、紫外线遥控一应俱全,除了大门,往别的地方逃几乎是插翅难飞,难道是太太搞错了?这边的门卫听了我介绍的情况,当即问起小偷的外貌特征,基本证实了开车的人和潜入我家的梁上君子是同一人。
门卫想了想,笑着对我说:“他是个小偷,但偷的不东西。之所以主动‘退赃’,是想快点脱身呢!”我脑海里顿时出现这样一幅图景:深夜,一对偷情的男女正在得趣,门外传来突然回家的男主人开门的声音,偷情的男子迅速拿了一根绳子从窗台逃离……我回到家门口,楼上正传来男女主人吵架和摔东西的声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